设置

关灯

二百零八、挂落

    之后的悍跳也非常成功,魏毓在狼人团队的冲票下成功拿到了警徽。然后她笑语晏晏地等待着法官宣布她死亡,她准备留个遗言把警徽交出去功成身退。

    然而昨夜是平安夜,这说明女巫使用了解药,魏毓存活了下来。

    打魏毓知道自己死不了的那刻起,她心里充满了愤慨,她也不想玩,也不想赢,全程作划水状,反倒是让好人团队更加坚信她是预言家的事实。

    结果是这一局游戏在齐澄的带领下获得胜利。

    魏毓装模作样地笑了一会儿,然后跑去跟陈晨宸说话了。

    今天游戏录制结束,下一期将会是本季《kill me help me》最后一集的录制,完成这集录制后魏毓要奔赴大山里去拍戏,所以平时和魏毓关系融洽的这些嘉宾都很珍惜这最后在一起的时间。

    谁知道魏毓拍完《广陵潮》后会到达一个怎样的高度,说不定人一步登天,从此成了别人仰望的对象。

    所以现在打好交道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因为所有固定mc要为了最后一集的录制开一个小会,所以观众先离场。

    魏毓跟陈晨宸说:“你千万等着我,等我开完会咱走!”

    陈晨宸莫名其妙,说:“走去哪?你不回酒店休息啊?”

    “不去!我一会儿让何垣把机票订好,等我开完会咱两连夜回y市,我可不想再回酒店了。”

    “为什么啊?”陈晨宸问她。

    “齐澄肯定在酒店等着我呢,回头一见面又要吵架,我也是很怕了!”

    陈晨宸说她:“你这哪是谈恋爱啊?这不一仇人吗!”

    “你才知道啊,我现在都是数着时间过日子,盼着这三个月的时间赶紧过去。”

    陈晨宸摇摇头,走了。

    魏毓一开完会,拉陈晨宸和何垣直奔机场,等她下了飞机打开手机,看到齐澄一条意味不明的短信:

    “魏毓,你真棒!”

    魏毓把短信一删,当做没看见。

    之后的日子十分繁忙了,魏毓一方面要为拍戏做准备,每天都要在秦丽华先生家呆到半夜,为了把台词全给顺下来。

    然后时不时地仇岩通知研读剧本,魏毓请个假坐着飞机走。

    她觉得自己忙得脚不沾地,也没什么精力去跟齐澄吵架,往往是他说什么她都应着,反正两人连面都见不了,电话里的承诺也做不得真。

    是在这样繁忙的日程里,徐畏给她发出了邀请。

    他那部玛丽苏狗血大剧要映了,特意邀请魏毓前去参与他的首映礼。

    魏毓看着孤零零送到手里的一张邀请函,特别不满地问了一句:“这一张啊?”

    徐畏不明所以,问:“你还想要几张?这邀请函的制作成本很高的。”

    魏毓把邀请函往他身一摔,特别庄重地说:“不去!忙着呢!”

    “别啊!”徐畏追在她身后说:“童阿男说你不去她也不去,她要是不去我得吃挂落,你给哥哥一个面子啊。”

    魏毓纳闷了,她辈子跟童阿男相处的经验来看,这人是一个十分孤傲自重的狠角色。

    她原本是一个孤儿,是被徐畏他爷爷领回去给徐畏作伴的,对外说是徐畏的童养媳,徐畏也在心里默认了童阿男以后会嫁给他。但是这两人的相处方式看,徐畏简直被童阿男吃得死死的,简直到了童阿男说东他不敢往西的地步。

    徐畏这个人魏毓知道,一直玩心特重,不然这娱乐圈小霸王和绯闻制造机的名头也传不出来。魏毓辈子怪,童阿男连徐畏厕所用几节手纸都有严苛规定,偏偏对他招花惹草的行为视若无睹。

    她原本还以为这是童阿男心里没把徐畏当成自个儿今后的丈夫,所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武侠世界 等你的我 思慕之 武通天道 东游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