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零七、对垒

    魏毓对齐澄和师云的嫌弃差直接说出来了,她看着众人,说:

    “请大家不要本末倒置,我来给大家理一理思路。 et我们这一轮的任务是把狼人给找出来,那狼人要去哪里找呢?大家可不要忘记了,警可是有5个人对跳预言家呢。当然,其肯定有凑热闹不退水的暴民,但5个人对跳预言家,里面是不是至少都有两匹狼呢?我希望一会儿那几个预言家发言的时候,如果真是暴民悍跳,希望你赶紧说清楚身份,否则别怪我们把你给弄出去。”

    魏毓摸了摸头发,一副看去十分清闲地模样,说:“我建议这轮出人从那对跳预言家的5个人里选好了,当然,如果还有人坚持要出我和陈晨宸的话,那他在我这里是标狼。我是一个阳光小村民,过!”

    魏毓的发言过后,陆续有两个对跳预言家的人说明自己只是普通村民身份,那现在场还剩下,齐澄,杨晔和大山。

    这三人必有两狼。

    到了陈晨宸总结发言,他也和魏毓的说辞差不多,只是他多了一句:“现在场还剩下三个预言家,都是百分之三十的机会,大家随便砸也应该能砸到一匹狼吧。我给大家的建议是这样了,大家好好考虑吧。”

    然后杨晔被票出局。其实魏毓是相信她是真的预言家的,可无奈她的发言是三个人里最差的,大家总不能因为她有新手光环对她额外照顾吧,这个游戏还是要讲究逻辑的。

    魏毓心里盘出的三狼是齐澄,大山和师云,先把这三人解决了,后面数人头非常快的。

    这局不难玩。

    然而她又料错了,狼人集团里真的有会玩的人,他们没有去刀明身份的强神陈晨宸,而是选择自刀了大山。

    一盆污水泼到了魏毓和陈晨宸的身,这本来是她惯用的套路,现在别人把这套路用到了她的身,看她如何化解了。

    果然大山一死,齐澄跳出来说他其实不是预言家的身份,他跳预言家只是为了帮大山挡刀,但是这刀还是让狼人给刀准了,所以他又开始质疑魏毓和陈晨宸的身份。

    陈晨宸和魏毓对视一眼,知道他在这一局是逃不过去了。

    结果陈晨宸被撕了警徽票出局,他留遗言的时候说:

    “我觉得我的整个思路都是错误的,我原本以为杨晔是真的预言家,所以我踩了大山和齐澄。可大山在夜里死了,这说明他才是真的预言家,那我现在看不清楚形式了,我先说明身份,我真的是一个强神,我是一个猎人。那我现在分不清楚谁是好人谁是狼人,所以这一枪我不开了。之后如果再有谁穿我猎人的衣服,那他必是狼人。”

    陈晨宸顿了顿,接着说:“魏毓肯定是一个好人,她在这一局完全是站在好人的立场,希望大家可以多听听她的发言。那我看不清楚局势,我把警徽撕了。”

    魏毓看着陈晨宸离场,知道陈晨宸在遗言里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看不清局势的愚民是为了给魏毓创造机会,同时他穿了魏毓的衣服也是给魏毓挡一刀。如果魏毓不自己跳出来表明身份的话,场的狼人会下意识地以为猎人已死,他们暂时不会把主意打到魏毓头。

    现在死了两个好人一匹狼,其这两个人里有一个是预言家,至于陈晨宸是个什么身份,连魏毓也不大清楚。眼下女巫的解药已用,这局势对好人大大不利。

    接下来狼人该找女巫了,魏毓只希望他们眼睛瞎一点,不要这么快把女巫找到。

    当晚他们又杀死了一人,这人出局时表明他是白痴,又一个神职陨落。

    魏毓不得不说,这一局的女巫玩得非常好,连魏毓,也没能够把他从人群里拎出来。她找不出来,狼人同伴自然也找不出来。

    所以师云开始穿女巫的身份,想要跟女巫以命换命。

    魏毓在想,如果她是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我的男神他一点也不男神 挂逼人生 婚命难为,BOSS下聘9亿9 女驸马 张狂年代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