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零四、污水

    目前已经死了三个好人一匹狼,场面还剩下三个狼人和5个好人,这对于人狼恋的第三方阵营来说,才迈开了第一步。 et

    魏毓也不知道,丘特到底有没有看出来他连了一对人狼恋,以及安老师知不知道她狼人的身份。

    而且魏毓到现在,也没有看出安老师的身份,他总说自己是一个神职,可至今也没透露出他神职的任何特点,魏毓有些迷惑。

    在昨天晚,预言家杨娜又验出了一匹狼,在没有人提出反驳的情况下,这匹狼在白天被票出局。

    现在魏毓身边只剩下最后一个狼同伴,等把他弄死,魏毓可以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可是在晚的时候,魏毓和他的狼队友产生了剧烈的分歧。在之前没有两个人同时死亡的情况下,他的狼同伴已经知道了魏毓是人狼恋的情侣。且他以为和魏毓连在一起的人是预言家杨娜,所以在当晚想要杀死预言家顺带带走魏毓。

    魏毓不同意,他们两人互不妥协,所以导致了平票的情况出现。

    如果狼人在夜晚没法统一意见的话,法官会把这个视为狼人放弃杀人。

    魏毓接受这个结果,起码这个局面对她来说没有坏处。

    闭眼前,魏毓的狼同伴对着她露出了诡异的一笑,估计在盘算怎么在白天把她给踩出去。

    “昨夜,是平安夜。”法官宣布道。

    按照座位的排序,是魏毓的狼同伴首先发言,对方信誓旦旦地说道:

    “现在场只剩下两匹狼人,我觉得我的身份也可以暴露了,先说明,我是女巫,昨晚死得人是预言家,是我使用解药救了她。现在我十分怀疑魏毓的身份,如果预言家在昨晚没有验出狼人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今天白天把魏毓给票出去。”

    魏毓冷冷一笑,低下了头。

    这种没有所谓的发言根本站不住脚,他以为自己是谁?是预言家吗?这种莫名其妙的发言,在稍微会玩一点的人那里,根本不足以作为参考。

    之后发言的人是安老师,安老师笑着看了他一眼,说:“你是女巫?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牌?”

    说到这,安老师立马变换了一张严肃脸,说道:“我才是女巫。昨晚死得人是魏毓,是我用解药救得她。至于3号玩家说要在白天把魏毓投出局的观点,我表示十分地不赞同。同时,我觉得3号玩家是一匹铁狼,不过我不建议大家在本轮出他,我手里还有一瓶毒药,我希望我能在晚毒死他来自证身份。”

    的确,女巫之间互穿衣服的问题根本不值得讨论,既然他们手都还留有毒药,那晚见吧,看谁能毒死谁。

    不过这倒给魏毓传递出来了一个信息,是安老师真是一个女巫,且他手里的解药和毒药都没有使用。

    这波又稳了,魏毓差点笑出声来。

    之后几个人的发言都是在说听预言家的验人信息,如果有查杀走查杀,如果没有查杀生推。

    魏毓看到预言家杨娜在听到‘查杀’两个字时冲着她笑得一脸诡谲,心里大概明白了,杨娜在昨晚验得人是她。

    不过没关系,对于这种结果魏毓已经留了一手,她根本不担心。

    到她发言,她说:“我的身份会由真女巫给我证明,且看今晚死得人是谁,我觉得我的身份和两个女巫一样,不需要多做讨论。只是我一直在想一个事。”

    魏毓挠了挠头,看着杨娜说:“你的预言家身份在第一轮暴露了,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死?反倒是死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这点让我想不通。我想不出狼人不杀你的原因。难道你不是真的预言家?”

    魏毓做惊讶状,说:“如果你不是真的预言家的话,那真的预言家又在哪里?是还藏在群众里没有暴露?还是早在第一轮的时候出局了?”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断鸿零雁记 星星不说话 坏坏总裁别来无恙 血祭毒后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