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二百零二、血刃

    在魏毓的发言之后,场的局势有了转变,安老师不再是人人信任的预言家了,大家或多或少都对他的身份有了猜忌。 et

    现场的观众也是第一次切身的体会到,魏毓的发言具有多么强大的煽动力。他们之前还总在电脑面前骂,说这人菜鸡,说那人愚民,怎么会连魏毓这么拙劣的谎言都识别不清。现下体会到了,魏毓在发言时的气场和阵势的确是会麻痹一些人的理智。

    这大概是传说的女王气场吧。

    之后魏毓的狼队友又简单地带了一波节奏,不过发言没有魏毓那样的强势。到了陈晨宸发言,他是在警长归票之前最后一个发言,也相当于是沉底发言了。

    他说:“我是真的预言家,可能是我刚才在警的发言有什么失误,所以大家不认同我预言家的身份,这没关系,我不怪大家。但是各位,我们这一局再不投出一匹狼人,我们好人的情况会变得岌岌可危。安老师在警的发言虽然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投票的票型出卖了他。他的狼同伴发现了我在发言里的漏洞,所以抓住这个漏洞打压我,想把我驱逐出好人的队伍,不然这根本没法解释,为什么我一票都没有。”

    陈晨宸义正言辞地说:“各位,如果我是狼人的话,那我的狼队友呢?请各位好好考虑,我们这一局必须要把警徽撕掉,我是那个真的预言家。”

    陈晨宸的发言铿锵有力,他本人又一脸正直充满正气,发言打了感情牌,很是从其他玩家那里博得了很多同情和好感。陈晨宸的发言之后,安老师已经站在悬崖边,如果他不能在自己的发言很好的为自己辩驳,那他真的可能被大家放逐出去。

    不过算他发言再好也没用,魏毓还留着后着等着脏他一手。

    安老师的发言说:“我才是真的预言家,关于大家质疑地,我为什么会获得全票,我自己也感到十分的差异,我也不明白狼人为什么会把票投给我,可事实是我真的是预言家。”

    魏毓听到这里,觉得稳了。安老师的发言一下子把自己放到了弱势的地位,完全没有陈晨宸刚才的底气和霸气,如果大家稍微理智一点的话,会非常怀疑安老师的身份。

    这颗名叫疑窦的种子种下去之后,魏毓只要等着它生根发芽好了。

    事情魏毓想得还要简单,在大部分人弃票之后,魏毓和自己的狼同伴绑票,以两票的优势把安老师投票出局。

    在猎人,女巫相继出局之后,预言家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三神已死,第三方阵营毁灭,剩下的丘特根本不足为虑,魏毓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在这一局败北。

    魏毓唯一的顾虑,是怎么把接下来的局面玩得更为精彩。

    安老师在出局之后把他手的警徽递给了陶治,这是在向好人传递,陶冶是他查验到的好人。

    然而这无济于事,魏毓的计划是,在丘特没有暴露之前,谁拿着警徽她撕谁。

    第二天晚狼人讨论的时候,魏毓和陈晨宸有了争执。

    陈晨宸认为现在他们有着巨大的优势,哪怕是明着身份打也不可能输,如果丘特不暴露的话,那他们干脆屠民好了,反正杀光村民也一样获胜,说不定运气好一刀刀到了丘特呢?

    魏毓却是不同意,她为了节目的观赏度考虑,想让陈晨宸自杀来坐实自己的预言家身份。

    第三个狼队友跟广大的观众朋友一样,一脸懵逼地看着魏毓和陈晨宸打手势交流,看着他们划来划去,却没法知道其的意思,把每个人都急得不行。

    甚至于观众还看到魏毓和陈晨宸玩起了石头剪刀布,最后的结果是魏毓获胜,陈晨宸答应自杀。

    陈晨宸一脸悲壮地对着法官了抹脖子的姿势,示意自己自杀。

    谈健小声地跟魏毓的粉丝讨论,说: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续济公传 邪少的霸道嫡妻 邪神至尊 花开花落 断鸿零雁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