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九十二、谈心

    魏毓好像是觉得很累,把头靠在了齐澄身上,叹气一声高过一声。

    齐澄抬头看了看天,心里祈祷这一夜永远不要过去。现在的魏毓是他心中所奢求的那种样子,对他没有防备和抵抗,她也会全身心地依靠着他,和他说一些心里的秘密。

    晚风吹得旁边的竹叶刷刷作响,在突然的一瞬间,会让齐澄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和魏毓两个人。

    好像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我其实很努力的。”魏毓突然说道。

    齐澄抱紧她,回了一句:“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魏毓开始左右摇头,刚刚停歇下来的眼泪又开始往外冒。

    “大家都说我入戏很快,情绪调动地很饱满。哪有人能够那么容易地就哭出来啊。”魏毓呢喃了一句。

    齐澄以为她是在跟自己讨论演戏的秘诀,所以顺口接了一句:

    “所以呢?你是怎么做到的?”

    魏毓现在的脑子已经完全不清醒了,但凡她现在还有一点理智,她也不会这样毫无防备地靠在齐澄身上,跟对方坦露自己心里的那些疮疤。

    “我总是想起自己死得时候。”

    “死?”齐澄一愣,连忙低头去看魏毓,魏毓却只是静止地看着天,一脸的麻木。

    魏毓大概真的是喝醉了,齐澄这样想。

    “你不会死得,你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你会风风光光地过完这一生。”齐澄跟她说。

    “我总是想起自己死得那一天。”魏毓闭上眼,说得还是这么一句。

    这个话题齐澄本能地不想进行下去,他觉得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谈论生老病死的话题好像不大合适,可今晚的魏毓尤其地好说话,要是错过了这个时间,不知道魏毓还会不会再跟他坦露心底一次。

    “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死的?”齐澄问她。

    “我死在了半夜,那天的天气很冷,车窗开了一条小缝就会有寒风刮进来。我感觉好像是下雨了,可又像是没下,云层很重,层层叠叠让我看不见月亮。我很困了,身子非常的疲累,可我又睡不着。我望着窗外,看着飞速倒退的景色和车流。”

    “然后呢?”齐澄问她。

    “然后我就死了,流了很多很多的血,眼睛一直没闭上。”魏毓说道。

    非常让人毛骨悚然地一段话,让齐澄心里也忍不住跟着发寒。

    他最后问了一句:“你是梦到的吗?”

    “嗯,我是梦到的。”

    魏毓下意识地觉得,她就是活在一场梦里。要么上辈子是一场梦,要么这辈子是一场梦,她就穿梭在现实和梦境里,麻痹了自己。

    也多亏了魏毓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要不然以齐澄的多疑,真的会把这件事在心里记上很久,到时候觉出什么猫腻,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也多亏魏毓承认了这是自己的梦境,所以齐澄就把它当作了是魏毓酒后的一句胡话。

    魏毓说完这句话后,就开始沉默了。两人之间彼此依偎着,保持了很长时间的静默,久到让齐澄都以为魏毓已经睡着。

    可是仔细看她,她还是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夜空。

    “魏毓,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牵肠挂肚夜不能寐。”齐澄突然说道。

    魏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勾了勾嘴角,说:“喜欢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要不是魏毓囫囵不清的话语,齐澄真的会以为她现在已经醒酒,又回归到了那个说话句句戳人心的魏毓。

    “是,喜欢你的人的确很多,可我是最特别的那个不是吗?”齐澄说道。

    魏毓扭了扭头,看了他半晌,然后笑了,说:“你为什么觉得你是最特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天域大剑魔 诸天圣域 婚命难为,BOSS下聘9亿9 张狂年代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