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九十一、嚎啕

    魏毓不知道,她们这幅总有刁民想害朕的被害妄想症是从哪里来的。魏毓如今随便说个什么,她们总是满脸惊恐道:

    “不是我,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这个泼妇想要诬陷我。”

    魏毓现在喝酒上了头,看她们本来就没有之前顺眼,现在她们还这样上杆子来她面前找骂,她心里自然是不舒服的,所以这说话又有点冲。

    “我诬陷你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我用得着诬陷你?窦瑶我都看不起,你觉得自己能比得过窦瑶?”

    魏毓步履蹒跚地想要站起来,刚立住脚,这眼前就是一抹黑。齐澄和魏冬同时朝她伸出了手,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魏毓倒向了魏冬。魏冬叫了她一声:

    “小澡!”

    魏毓拍拍他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她最后看了一眼在座的诸位,说了一句:“回见了,各位!”

    说是回见,其实她心里暗自在想,她再也不会和这群人坐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了。

    想自打她重生以来,认识齐澄,认识刘玄同,认识他们周围这些朋友,他们带给魏毓的从来都不是朋友间的温暖或者同学间的情谊。他们总是站在高处俯视着她,带给她一种高高在上的屈辱感,这是魏毓心里最厌恶和讨厌的事,好像他们理所应当就要比她高处一截来。

    她魏毓也不是没有做过有钱人家的孩子,她自问自己在上辈子最体面的时候也没低看过谁一眼,可是这些人,他们天生就有了阶级概念,他们总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总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得围着他们转。

    魏毓把目光移向了齐澄,这个人才是尤其地好笑,他总以为他就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理应所有的女人都对他俯首称臣,理应他勾勾手指女孩就自己主动往上倒贴。所以魏毓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一种屈辱,他就抱着这种想法,一直在以喜欢的名义折磨魏毓。

    魏毓冷笑了一声,想是不是重活一世的缘故,她竟会把身边的这些勾当看得如此通透。如果是上辈子的她自己,恐怕根本理解不了别人的冷嘲热讽和从背后向她捅过来的软刀子。

    魏毓在心里自嘲地笑了一声,其实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别人,她如今也是一副锱铢必较的小人嘴脸。她现在的脾气就是这样,谁也不能给我气受。

    谁也不能!

    魏毓把银行卡塞到魏冬手里,靠着他的身子往外挪,吩咐他去付款。

    齐澄跟着出来一把搂住了她,把自己的银行卡塞给了魏冬,说:“拿我的卡。”

    魏冬握着两张卡,眼睛不断地在她们之间来回转动,有点搞不清魏毓的用意。

    魏毓虽然全身无力又疲累,可是脑子是清醒的,并且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她听齐澄这么一说,就反问道:“用你的卡?好大的口气。”

    魏毓从他怀里挣脱开,立起身微眯着眼看他,问:“齐澄,你是我什么人?”

    眼看齐澄脸色一变就要发火,魏冬赶忙插入他们俩中间,把魏毓挡在了身后,说:“谁付账不都一样吗?我付我付。”

    然后就半推着魏毓走了。

    魏毓还有些不乐意,甩着他的手说:“你干嘛拦我?”

    “你喝醉了。”魏冬说道。

    “我知道我喝醉了,我就是想借着喝醉的名义骂他两句,不然我这心里不舒服。”

    魏冬叹口气,说:“你这是何必呢?不都在一起了吗。”

    魏毓走着走着突然愣住了,魏冬回头看她,见魏毓低头望着地板,心情好像不大对的样子,就问了一句:

    “你怎么了?”

    魏毓突然一个箭步冲上来抱住他,把头埋在他怀里就是嚎啕大哭。

    这一下子就给魏冬吓懵了,他还从来没有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万界游行 魔幻手机第三部 坏坏总裁别来无恙 风月鉴 锁妖画之画龙点睛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