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七十二、前尘

    魏毓开始认真的考虑,申屠叶朗和齐澄,到底哪个更难应付。

    “怎么样?”对方弯下腰直视着她的眼睛,好像想从她的面部表情里寻出一丝裂缝来。

    “行吧。”魏毓咬着牙说了一句:“我问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申屠叶朗在她手机里输了一串数字,说:“想好了打电话给我,不过顾子庭,我的耐性不是很好,你别让我等太久。”

    “小澡,你和谁站在那呢?还不赶快回家?”

    杨秀兰女士把头探出阳台,恰好缓解了魏毓眼下的无措。

    魏毓朝着对方点点头,示意自己要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她脸上的丧气太重,申屠叶朗居然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用从未有过的温柔口气说了声:“不要太勉强自己。”

    什么意思?魏毓一头雾水。

    申屠叶朗目送着魏毓回家,笑容开始绷不住露了出来,他的眼睛弯弯,里面像是藏着一湾清泉,倒映了今晚的皎洁月光。

    男朋友?

    这事当个笑话听听就好了。顾子庭有多喜欢他可能连顾子庭自己都不大清楚,他就不相信,那种深入骨髓的爱恋会说变就变。什么鬼的男朋友,他现在只要等着顾子庭找个人陪她演戏,然后自己再毫不客气地戳穿就可以了。

    他们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自己有的是耐性陪她慢慢耗。

    魏毓却是要把自己的头发都给薅秃了,这申屠叶朗说的话她不可能不放在心上,他说他认识齐澄的声音,他就一定能知道魏毓找来的是不是那个电话里的人。

    说来说去都怪那个齐澄多管闲事,你说他没事抢自己电话做什么?现在好了,废了她一个手机不说,还给她找上了一个特别大的麻烦。

    那会儿要是接电话的是刘玄同,单赢,海尔兄弟,唐霖,哪怕是黄盛都好啊,偏偏就是齐澄。

    她刚才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齐澄下了面子,现下自己再去求他?人凭什么给她脸啊?

    魏毓叹气的声音一声重过一声,杨秀兰女士探头探脑地问:“刚才和你站在楼下的那个男生看着眼生啊,不像是小齐。”

    “小齐?谁是小齐?”魏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齐澄啊。”

    魏毓一咕噜从床上跳了起来,恼怒道:“齐澄就齐澄?叫什么小齐?你跟他很熟吗?”

    杨秀兰女士撇撇嘴,有些怯怯地说:“不是你跟他熟吗,我就顺口叫叫。”

    “我跟他不熟。”魏毓飞快地吐出这一句。

    杨秀兰看自己闺女现下这德行是有点魔障,也怕自己再说到什么惹她不高兴,急忙哄道:“行,你说不熟就不熟。”

    魏毓给自己喂了一片安眠药,打算睡一觉再仔细考虑这事,结果正正好要睡着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发信人:老公,发信内容:晚安。

    魏毓看了眼来信的电话号码,哀嚎着叫出声:“申屠叶朗,你tm有病啊。”

    魏毓彻彻底底失眠了,她开始认真回忆申屠叶朗最近的举动,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怪异。好像突然之间,这人就变得特别肉麻。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的脾气说不上来好或者不好,但是非常跳跃倒是真的。往往前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就能翻脸骂人。非常的阴晴不定。

    就拿手机昵称来说吧,他们俩刚在一起的时候,顾子庭还对这段感情抱着浪漫的幻想,给申屠叶朗在手机里的昵称存为了“家里的”,后来不小心让申屠叶朗看见了,这人对着她可是好一通的嘲讽,意思是顾子庭整天在做白日梦,期待一段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

    后来顾子庭悄悄去看了对方的手机,人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没存,翻开通话记录,就是一串串和陌生号码分不出区别的数字。当时她自己还抱着幻想,想人家可能已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锁妖画之画龙点睛 东游记 邪王一宠成瘾:枪火狂妃 血祭毒后 邪少的霸道嫡妻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