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七十、电话

    再怎么说,这唐霖和师云也是她带来的,她就算再不喜欢齐澄和他的这些朋友,她也不可能丢下这两人就这么走了。

    师云乖巧地站在唐霖身边,等着魏毓给她介绍齐澄的这些朋友。

    魏毓可没有耐性为他们一一引见,所以这工作还是由齐澄来完成的。

    本来这些人就非常奢靡地点了一桌子的菜,魏毓坐下之后,齐澄又让人撤了给重新换一桌。

    黄盛打趣她说:“小澡妹妹,你倒是看看我们齐少爷对你的上心程度,就怕让你吃了剩菜受委屈。”

    敢情这还是什么值得提出来表扬的事?魏毓面无表情地说:“我本来就不吃剩菜。”

    “不是让你吃剩菜。”齐澄解释道:“就是怕不合你的口味。”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口味了?”说起来,魏毓也没有和这个人吃过几次饭。

    “我想要知道的话总会知道的。”

    因为这话,魏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顿时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齐澄是现场看过《宝贝》的试镜的,所以他对唐霖也不陌生,不过在剧本里唐霖和魏毓有多少的对手戏他就不清楚了。

    单赢问:“你们两个的对手戏多吗?”

    “多。”

    回答的是唐霖。

    单赢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齐澄,接着问道:“有吻戏吗?”

    “有。”

    魏毓刚扭开瓶盖打算喝水,听到唐霖的回答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齐澄帮忙给她抚背,魏毓推开他,说:“有吻戏?哪里有吻戏?我怎么不知道。”

    “今天下午刚加的,那会儿你睡着了。”

    魏毓死盯着唐霖,想从对方脸上看到说谎或者开玩笑的蛛丝马迹,可人面无波澜。所以说,这吻戏恐怕是真的。

    “见鬼了。”

    魏毓开始四处找手机,她要问一问谭科关于这吻戏的事情。

    虽然说吻戏和哭戏都是一个演员必备的职业技能,但魏毓现在才16岁,这个年纪去拍吻戏是不是太早了点。

    唐霖看她着急忙慌的样子便问了一句:“你很讨厌和我拍吻戏吗?”

    “就我们俩的那点戏份有拍吻戏的必要吗?”魏毓回答他。

    魏毓刚把手机掏出来,电话就响了。她一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没怎么考虑,她就接了起来。

    “你好。”

    “顾子庭!”

    熟悉到已经刻到骨子里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摔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她就开始后悔,你说这申屠叶朗也不是什么魑魅魍魉,不过就是叫了她一声,她怎么就怂到把电话给挂了呢。这下可糟糕了,回头申屠叶朗又能拿这事来逼迫她承认自己是顾子庭的事实。

    魏毓开始心神不宁,肚子也不觉得饿了,现下只想回家接受杨秀萍女士的唠叨。

    “谁打得电话?”

    齐澄像是看出了她接完电话后的慌张,有些不大高兴地问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

    要是魏毓随便说个打错了,或者是普通朋友的借口,那齐澄兴许真的不会介意。可她这抵抗拒绝的态度让齐澄感觉到非常不舒服,尤其还是当着这个唐霖的面。

    齐澄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烈的直觉,他就是今天一见到唐霖的面,就觉得这个人会对自己产生威胁,所以他才在明明知道顾子庭会生气的情况下,依然宣称自己是她的男友。

    齐澄一抬手就把魏毓还未来得及收起的手机给抢了走,魏毓有一点懵,甚至可以说有点搞不清楚齐澄的用意。

    齐澄扒拉了两下,没有打开魏毓的手机锁。

    “密码。”

    他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江州二院 天域大剑魔 错也匆匆,一生如昨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