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六十七、退学

    魏毓这件事做得的确是不地道,她自己也承认。可谁叫她心眼小呢?

    她现在就这样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她就是让陈晨宸去当初夏盈盈过生日的那家酒店查了监控录像。她自己原本也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毕竟距离夏盈盈生日也过去了有一段时间,她原本以为当初的录像早就被删除了,没想到人酒店保安私自保存了下来,陈晨宸花了一点钱就弄到了手里。后来这照片的打印和粘贴都是魏冬做得,关于夏盈盈的流言蜚语则是同学们散播的。

    魏毓从始至终,也就是出了个主意。

    其实齐澄说她的话一点都没错,她平时看起来的确是一副和和气气无欲无求的模样,但她要是认真算计起一个人,那心思也的确蛮阴狠毒辣的。但是这也不能怪她,谁让夏盈盈自己作死呢?

    连魏毓自己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发酵得那么严重,她不知道的是,自打她出名了之后,她们学校也跟着在网络上有了热度,这会儿又赶上了魏毓因为《kill me help me》在广泛圈粉,所以夏盈盈这件事也吸引了一些外界人士的关注。

    这是给学校脸上抹黑,在马上就要招生的节骨眼上,学校绝不容许有这样的事情来给学校添堵。夏盈盈被勒令退学,几乎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

    魏冬私下里跟魏毓说,夏盈盈的这件事肯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不然以夏盈盈家的背景,无论如何也不会沦落到一个退学的地步。

    不过后来魏毓听说夏盈盈找了一所郊区的学校就读,反正她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其他的什么事,她也懒得在管了。

    在魏毓还在《宝贝》和《广陵潮》两部电影之间纠结的时候,《宝贝》的制片人给她打了电话,说《宝贝》的剧本有些地方要修改,希望主要演员在场参与剧本的修订。

    魏毓把自己的为难之处跟她的男神谭科说了,对方也知道她同时通过了《广陵潮》的试镜,在对她表示祝福的时候也为她感到为难。大家都知道,如果这两部电影的拍摄时间能够错开,哪怕只错开半个月的时间,那魏毓的前途将会不可限量。

    这两部电影,一部可以帮她打开市场,一部可以助她获得口碑,本来是相辅相成的两件事,现在却要因为拍摄档期相撞而必须舍弃一部,可以说非常可惜了。

    魏毓把要参与《宝贝》剧本试镜的事情也跟韩行川打了招呼,也把自己的纠结之处跟对方坦坦荡荡地说了。

    韩行川给她回短信,说:“我们这边先不急,你可以先去参与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喜欢那部电影。只要没有签合同,就一切都好说。”

    韩行川的回答算是比较客气了,相较于徐畏的急赤白脸来说,

    “可能是我的年纪大了,考虑事情的角度比较世俗和功利。我不知道你在这两部电影里纠结的点在哪里,或许你可以说《广陵潮》在自吹自擂吧。可是你要知道,以《广陵潮》的制作班底,在国内可能一年就只有一部。在古挽这个角色的细化设定还没有出来之前,几乎国内所有的一线超一线明星都跟剧组接触过,大多数都说愿意自降片酬甚至零片酬出演,你说人家这是为了什么?”

    “对表演艺术的诚挚热爱。”魏毓这么回了信息给他。

    “屁!”徐畏非常粗俗地说了这么一句,

    “你当人人都想当人民表演艺术家?还不是因为韩行川和陈虚林的名头,这部剧里虽说顾淮清是一番男主,但是古挽的戏份可能还要比顾海清多一些,这是男女平番的一部电影,能和韩行川的名字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说白了,大家都是想借着这部电影给自己镀层金,以后再谈电影广告商业合作,这就是筹码,筹码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小小王妃驯王爷 少帮主的小妻子 我的男友不是人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