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五十九、夸奖

    “好好好!”导演连说了三个好字,才把自己的掌声收起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离我上次见你的变化真是不小。”导演笑意满满地翻着魏毓的资料,说:“我回去一定得把你之前试镜的录像找出来重新看一遍保存起来。以后等你成名了,这就是宝贵的成长资料。”

    其他演员一听这话,心就凉了半截。有些赞美之词不一定非得是直白的夸奖,导演口气里对于魏毓未来的期许,已经是给她最好的褒奖了。

    “16岁?你才16岁!年龄没有造假吧。”导演问道。

    魏毓没控制住地翻了个白眼,不太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导演还想说什么,韩行川先开了口:“先复盘吧,你把刚才表演的所有心里活动说一遍。”

    这是一个艰难的工作,人尚且不会踏入两条同样的河流,魏毓在上一秒钟的情绪状态,自然也不可能完全地在这一刻表达出来。

    “先从细节开始说吧,你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自己的身体和顾淮清的背脊抽离开?”

    “我在提防。”魏毓说。

    “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顾海清的脸看?”

    “因为我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瞎了。”

    “你为什么开始笑?”

    “因为我知道他是真的瞎了。”魏毓就这样和韩行川一问一答起来。

    “你为什么对他卸下了防备?”

    “因为我知道他没有认出我。”

    “为什么在表演的后半段一直在笑。”

    “因为我知道未来的日子会非常有意思。”

    “可以了,我没有问题了。”

    现场有一瞬间的沉静,估计是大家觉得韩行川的问题来得突然,结束的也突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搭话。

    “魏毓,我不是很喜欢你。”仇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魏毓有片刻的晃神,倒不是因为惊慌生气,而是诧异仇岩就这么突然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我知道。”魏毓也坦白地说。

    仇岩抬眼看她,说:“你知道?你知道一部电影的主创不喜欢你会对你造成一个多大的影响吗?”

    “实话实说?”魏毓问。

    “实话实说。”仇岩答。

    “实话实说,这个世界上多得是诅咒我去死的人,讨厌我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仅仅只是不喜欢,我还不至于放在心上。同样的,这个世界上喜欢我的人更多,永远都要比讨厌我的人多,所以,你喜不喜欢我,关我什么事。”

    仇岩点点头,说了一个“好”字,然后说:“你这股目中无人的狂妄劲倒是和古挽很想。那要不第二场试镜由你先开始?”

    “可以。”魏毓直率地答应。

    “第二场试镜,剧本第101页。”导演发话了。

    魏毓翻开剧本一看,这一场戏是古挽和顾淮清感情转变的一个分水岭,也是本片转折的一个分水岭,自然也是她之前所说的,古挽“灵肉分离”和“欲望支配”的一个分水岭。

    魏毓都服了,这试镜的戏份也不知道是谁挑得,特别刁钻,第一场考得是节奏和细节的处理,这第二场就直接考情感台词的拿捏和表演的格局。

    今天的试镜要是能通过,那魏毓觉得自己日后去考电影学院是一点问题没有了。毕竟这么刁钻的试题她都能应付下来。

    这段戏的背景是古挽因为受伤受顾淮清照料了一段时间后,渐渐对顾淮清暗生了情愫,但是她自己没有觉察出来。她始终以为自己和顾淮清每天呆在一起是因为自己恶劣的性格作祟,想把顾淮清这个瞎子玩弄于自己的鼓掌之中,以及自己想要拿到顾淮清手上的武功秘籍的欲望驱使。

    而这段戏就是某一天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续济公传 穿越未来之植物之心 末世迷失 武通天道 疯修红尘录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