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五十七、撕扯

    魏毓是大吼着说完了这一通,这话刚出口,她的眼泪就掉了出来。

    窦瑶也跟着哭,说:“你胡说!我的父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过世了。”

    “窦瑶,你说这话不会心虚吗?你母亲60多岁了,为了支付你父亲的丧葬费,想要去捡垃圾换钱。她老人家现在能好好的呆在疗养院里颐养天年,是顾子庭给你承担了赡养双亲的责任。你现在说她品行不端肮脏龌龊,你不怕天打雷劈吗?”

    魏毓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摔在窦瑶面前,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滚,看上去像是要上前撕碎了对方。

    天大的秘闻!惊天的八卦!这是现场所有人心里的想法。他们万万没想到,魏毓和窦瑶因为一句吵嘴,能把这么隐晦的秘闻都给爆料出来。

    有好戏看了!董微微讥笑了一声。

    如果不是今天的情况特殊,魏毓根本不会把窦瑶和顾子庭的这些陈年往事拿出来当着众人的面说,她在说这些话的同时,自己的心里也在淌血。那就好像,是她自己把自己脱了个遍体精光,指着自己的一道道伤疤给别人看。

    今天是最好的机会,她要当着这些业内大拿的面,彻底把窦瑶踩到谷底,让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没有的事,你胡说!”窦瑶还在反驳。

    其实她不反驳也不行,这种事情一旦承认了,那她的这辈子也就完了。

    “你母亲现在还在世呢,你敢不敢去跟人验个dna?你母亲要是知道你一口一个父母已死,她肯定恨不得掐死你。还有!”

    魏毓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你初中时候的盗窃档案,我会找机会公布出来。这事当初就是顾子庭帮你压下去的,既然你说她品行不端,我就让大家看看,究竟是谁品行不端!顾子庭多冤屈啊,生前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死后还要受你的诋毁。”

    “不!”窦瑶大叫了一声,朝着魏毓就扑了过来。

    韩行川一把把魏毓扯到身后,让他的保镖懒腰抱住了已近疯狂的窦瑶。

    魏毓倔强地擦了擦眼泪,从包里掏出了手机,说:“我要报警,我现在就要报警!”

    韩行川跟她说:“你刚才列举的窦瑶的罪名,仅限于道德层面,在法律上是构不成犯罪事实的。”

    “不!”魏毓吸着鼻子说道:“我要举报窦瑶谋财害命!我要求立案调查顾子庭的死因,顾子庭死得绝对有蹊跷,这事十之八九跟窦瑶脱不开关系。”

    魏毓也不明白,自己本来只是想搅和窦瑶的试镜,怎么会突然给警察打上了电话。

    毕竟窦瑶下毒谋害自己的事,她现在手里还没有证据。

    出了这件事,事情被迫中断,导演让大家先回去休息等通知,韩行川和徐畏则陪着魏毓等警察。

    董微微从魏毓面前走过的时候,明显是笑得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魏毓现在就像一根爆竹,谁点谁炸。

    “你笑什么?”魏毓叫住她。

    董微微转过身来做无辜状:“我笑也不可以吗?哪条法律规定了我不可以笑?难不成为了这事你也要报警抓我?我劝你省省吧,顾子庭和窦瑶的事难道还不够你操心?你们狗咬狗就好了,千万别把毛蹭在我的身上。”

    “你现在很得意吧,出了这事,你现在一下子就少掉了两个竞争对手。”

    现在她们的周围没有旁人,所以她们两个之间的对话也没有太多顾忌。

    “可不是,本来我还在想呢,要怎么才能把你们这些讨厌的蚊子给弄走,没想到机会上赶着送到我面前来了。”

    魏毓收起了眼泪,面上又恢复成了平时那般举重若轻的样子。

    她心里想,今天凡是对顾子庭和她流露出不屑神情或者看笑话来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这首当其冲的,就是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诡灵期刊 挂逼人生 邪少称霸都市 天域大剑魔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