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五十六、底牌

    “现在的人说话愈发没有分寸了。”魏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颇为乖巧地站在了导演和韩行川面前,不过说得话倒是半分没有给人留情面。

    “窦瑶说她不借剧本给我,所以我诋毁她。董微微也说是因为窦瑶不解剧本给我,才引出了这么些事。”

    魏毓把目光转到董微微身上,说:“我没记错的话,我和这位董小姐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我如果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请你告诉我,没必要这样在背后捅我的刀子。”

    魏毓垂眼看了看手,说:“你说我跟窦瑶借剧本?我为什么要跟她借剧本啊?跟她借剧本的不是你吗?是窦瑶明确说了不借给你,说那是她自己呕心沥血的成果,我是因为听不过去了,才说了那么两句。你说这同行之间借剧本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又何必要费力气泼桶脏水在我身上?”

    “我表演都结束了,我干嘛还要跟窦瑶借剧本?你少污蔑我。”董微微驳斥道。

    魏毓摆了摆手,打断她的话,说:“得,打住!你借不借剧本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的重点在于,窦瑶说,因为我找她借剧本她不借给我,所以我出言诋毁她。”

    魏毓把头抬起,目光直视着窦瑶,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找你借剧本?开玩笑,我为什么要找你借剧本?你那剧本是金子做得吗?”

    窦瑶这剧本在一些人眼里确实也跟金子做得差不多了,不过这话她说出来是自夸,别人说出来就是赞扬了。

    编剧说:“窦瑶的剧本确实好,几乎接近我心中的构想,大家想找她借剧本研究研究没有错。她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也没有错。”

    魏毓点头:“是,没有错。问题是,那剧本里的注解,那关于古挽的人物小传,是她窦瑶写得吗?那真是她的知识产权吗?笑话。”

    “魏毓,你什么意思?你侮辱我不要紧,你不可以……”窦瑶急白了一张脸,跟魏毓一脚踩在了她家祖坟上似得。

    “你别急!”魏毓喝住她,接着说:“你窦瑶连初中语文都考不及格,作文从来都是擦着标准线过,你凭什么写将近10万字的人物小传啊?”

    魏毓转头看向陈虚林和仇岩,说:“你们看到所谓窦瑶写得古挽的人物小传,是打印稿吧。你问问窦瑶她能不能把手写原稿拿出来?”

    “这就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上敲出来的,没有手写原稿。”窦瑶说道。

    “多稀奇啊!你说没有就没有吗?也是,这小传和注解都不是你写的,你自然没有原稿。”

    “你这话的意思是,这手写原稿在你手上?”韩行川看了这一会儿的戏,终于开口了。

    “我没有,这又不是我写的。”魏毓从包里掏出一本用透明夹保存的a4打印纸,说:“古挽的人物小传,我也有啊。一样的打印稿。窦瑶你说,我这又是从哪里来的?”

    “你剽窃我的剧本?”窦瑶目光凶恶,她心里隐隐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了。

    “我剽窃你?你先前说我找你借剧本,现在又说我剽窃你。不是我说,你手里的那本剧本注解和人物小传我能从头给你背到尾。我知道的可能比你更详细,我干嘛找你借剧本啊?再说了,你那本剧本都是1.0版本了,我现在手里的可是3.0,我放着进阶版不用,我干嘛去找你借,干嘛去剽窃你?我多亏啊。”

    魏毓这话一出口,编剧仇岩的职业雷达立马就响了,他问道:“你的意思是,窦瑶手里的那本剧本注解和人物小传是出自你的手笔了?”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脸。再说了,你们上个星期才通知我试镜,我哪来的时间去写人物小传啊,我能把剧本读熟都很不容易了。我也是用的别人的劳动成果,也是借取了别人的知识产权。这个人最大的有点就是实在,我就直说,我用的剧本注解就是别人的。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女驸马 张狂年代 鸾凤还巢,独爱天价妃! 诸天圣域 睡仙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