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二、往事

    吊唁结束后顾子庭粉丝来了。

    几百个粉丝分几次进来,一进来二话不说先开始哭,倒是应了吊唁的主题--哭丧。

    几百个人一起哭,声势是浩大的,气氛是凝重的,在场的所有人也不禁红了眼眶。

    冯至问顾子庭后援会的总会长要不要留下守灵。会长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哭得梨花带雨,半天说不出话,等他平静下来才说:

    “不了,我们人太多了,打扰小庭休息,我们就在门外守着送她最后一程。”

    说完带着浩浩荡荡的粉丝朋友撤退了。

    天一黑大家就开始轮流给顾子庭烧纸钱,徐畏这个败家纨绔拉了一卡车纸钱来,叫叫嚷嚷道:“我要让小庭在底下和我过得一样舒心。”于是大家决定这一卡车纸钱让他自己去烧。

    许兰睡了一觉起来精神好了不少,便拉着窦瑶话家常。

    从顾子庭小时候开始讲起,讲到她们一家人出国,顾子庭上了高中,就由窦瑶把话头接过:

    “那时候我们住校,平时不能出校门,冬天可冷了。那时候我们两逃了晚自习,悄悄去偷了学校老师家自己种的土豆,就在沙坑挖了个洞烤土豆。没想到让巡夜的老师发现了,吓得我们到处跑,最后躲进了废弃的生物实验室里,被里面的人体标本吓了个半死。”

    魏毓闭上眼,那些年的少年时光还历历在目。

    如今她死了,窦瑶好好活着,曾经最好的朋友,如今天人永隔。

    顾子庭是在16岁那年遇见窦瑶的。

    那时她小姨和表哥去了法国,她去了一所寄宿学校,真的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学校陌生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她害怕上学,害怕与人交往,每天上课就开始数着时间倒数,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那时的窦瑶是她的同班同学,也是她的舍友,她因为初中时的一桩偷窃事件被所有同学排斥。她们两个可怜人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她给她打饭,给她洗衣服,关心她,爱护她,像她家人一样照顾她。

    她则负担起了她所有的学费生活费。窦瑶父亲早年工伤瘫痪在床,家里唯一的收入是那个在学校门口摊煎饼的母亲,窦瑶从不敢认她。

    少女时期的友情最是真挚可贵。

    顾子庭想去参加de公司春季练习生的选拔,便想说服窦瑶和她一块去,照她当时的想法,窦瑶长得比她好看,一定能选上、

    她们能够一起出道,站在最高的舞台上,这是顾子庭少女时期最诚挚的梦想。

    窦瑶也动心,可期期艾艾地就是不肯答应,后来在顾子庭的逼问下才道出她档案里有盗窃记录的事实。

    她当时哭着说,她是被冤枉的,她是无辜的。

    顾子庭信了,拍着胸脯保证,说她帮她搞定。

    她动用了所有一切能够动用的关系手段,为她洗白了档案。

    她们一起参加了de公司练习生的选拔,窦瑶没选上。

    说来也不奇怪,当时的窦瑶半点没有做艺人的素养,唯有一张还算可以的皮囊。可作为国内最大的偶像造星公司,什么样的青春美少女没有见过,于是窦瑶在初选就被淘汰。

    按理说顾子庭也选不上,她长得还不如窦瑶,唱歌也仅限于不跑调这个层面上。可她姑父当时还是de掌权的一把手,所以大手一挥,她侄女就直接跳过选拔成为了正式练习生。

    顾子庭又去求她姑父,求她姑父给窦瑶一个成为明星实现梦想的机会。

    之后,她们便相伴一起度过了五年练习生生涯。

    那是顾子庭一生中最为难捱的时光,幸好有窦瑶陪伴。

    她后来才知道,在窦瑶的口中,她是陪朋友去选拔,意外被星探看中的人。而顾子庭成了那个倒霉的朋友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热血雄心 我的男友不是人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幽冥手记 诸天圣域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