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三十七、恐吓

    反正就这样磕磕碰碰的吧,《kill me help me》第一季第一期的录制就算结束了。

    其他人都打算回酒店休息,只有魏毓要忙着赶飞机回y市。

    “你在这住一晚吧,现在去机场,等你回到y市都几点了。今天好歹是第一期节目录制,大家一块去吃个饭吧。”安九年劝她,顺便还看了一眼魏毓的经纪人何垣,以为是对方苛待她。

    其他人也跟着劝她,snow姐还跟何垣说:“你跟你们老板说说呗,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啊,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

    何垣在这行混了也有不短的时间,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是最合适的,他现在就安静地闭上嘴等着魏毓去回应。

    魏毓脸上堆着笑,跟他们说话的声音隐隐还带了点小女生的撒娇:“不行啊,我明天还要上学。”

    也就是这会儿,其他人才想起来魏毓的真实身份是一个学生,娱乐圈的这些事业只是她课余时间的兴趣爱好,她当前最要紧的,还是读书。

    “是哦,我都差点忘了。”安九年说道:“每次休息的时候你都在做作业,也是蛮刻苦的。”

    魏毓笑笑,道别了他们。

    飞机到达y市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晚上10点了,因为赶飞机的缘故,魏毓和何垣都是坐着经济舱回的y市。机场都有粉丝送机接机,有的粉丝已经买好了和魏毓同航班的商务舱的票,结果等到飞机起飞也没看到魏毓的身影,这才生了气,一下飞机就连发几条微博斥责嘉禾和戴嘉的抠门和不人道。

    晚上10点多钟的机场,还是有大批粉丝在等着。魏毓带着帽子口罩在何垣的护送下从人群中穿过,最后一身疲惫的坐上了车。

    她把电话拿出来,想给杨秀兰女士报个平安,结果这电话才一开机,就收到好几通未接来电的提醒,都是出自同一个人,

    齐澄。

    魏毓本能地不想给对方回电话,可一联想到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又有点担心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你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齐澄接起电话当头就是这么一句质问。

    魏毓疲惫地跟对方解释:“我刚才在飞机上,电话关了机。”

    “你现在在哪?”

    “刚出机场,准备回家。”

    “魏毓我要见你。”对方说道。

    “嗯,有什么事明天学校里见吧。”

    “我现在就要见你,立刻,马上!”

    魏毓对对方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感到十分厌烦,但她还是耐着性子跟对方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很累了,想回家休息了。”

    “魏毓,我有要紧事要见你,现在就要见你。我今天要是见不到你,你是知道我脾气的。”

    这话已经是裸的威胁了,在魏毓印象里,齐澄不是这样一个喜欢装腔作势的人,也很少会拿威胁的口气跟她说话,她这会儿倒是真的相信对方是有要紧事要跟她说了。

    “什么事不可以在电话里说吗?现在已经很晚了。”

    齐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在电话里报了一个地址,然后说:“来不来随你便”,接着就摔断了电话。

    魏毓满脑子的浆糊,只好让何垣送她去找齐澄,她才把地址一说,何垣立马就转头回来看她,说:“那是顾姐住的小区?”

    魏毓都差点忘了齐澄和她是住在一个小区,不过她以前的房子已经让申屠叶朗给霸占了。

    魏毓又是风尘仆仆地赶了过去,等她到达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12点了。何垣问她需不需要他跟着魏毓上去,魏毓想了想,摇了摇头。这齐澄虽然说脑子不大好使,有些手段又有些卑鄙,但起码在男女大防这个层面上还是蛮尊重她的。

    魏毓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诸天圣域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诡灵期刊 我的男神他一点也不男神 黯转乾坤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