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三十三、乱跳

    平安夜的话就有点麻烦了,真的预言家已经拿到了警徽,且报了她的查杀。现在只有女巫站出来说明昨晚是她救得魏毓,魏毓才有可能在这一局的白天活下去。

    第一轮发言开始,魏毓还是夹在中间发言,不大好的位置。

    已经有平民想要跟着预言家的步伐走了,扬言要在这一局要把魏毓推出去。

    拜托,她昨晚上自杀可不是为了让人在白天给她推出去的。

    到了魏毓发言,她只有给在她之后发言的狼同伴们递话:“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把警徽给到安老师。在我清楚知道我自己是一张村民牌的同时,安老师在我这里就是铁狼了。之前警上有三个预言家对跳,但是其中有两个退水。我这里聊不清楚你们的身份,但是我在知道安老师是假的预言家后,我希望真的预言家能跳出来替我说话,我不想就这样被白白冤死。”

    魏毓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在她之后发言的狼同伴们,随便你们谁起来跳个预言家吧,不然我可能就要被归出去了,那我昨晚不是白白自杀了。

    也不知道她的狼同伴们领会了她的意思没有。

    在魏毓之后发言的,就是今天来宣传作品的男一号,孙申。他在魏毓发言过后起跳了预言家,说他昨夜验得人是魏毓,魏毓是一个好人,那么发魏毓查杀的安老师必是一匹狼。

    魏毓有点纳闷,这个孙申并不是她的狼同伴,他如今这么强势地起跳预言家保她,究竟是什么用意?

    对了,如果孙申是女巫的话,这一切就能解释清楚了。他如果是女巫,他肯定就知道昨晚死的人是魏毓,在暂时联想不到狼自杀的情况下,那魏毓的身份就是无限做好,所以他在不想挑明自己身份的情况下,选择跳预言家身份和安九年硬刚。

    魏毓心里已经笃定他就是女巫了。

    接下来她的狼同伴,也是非常会看人眼色的文宝,在他发言的时候起跳了女巫,并且声明第一夜死的人就是魏毓,给魏毓发了一个大大的银水。

    这波稳了,魏毓心想。真正的女巫跳了预言家的身份,那就摆明了把他女巫的衣服让给别人随便穿。只要后面不要再有暴民出来跳个预言家和女巫的身份,那魏毓在这一局白天就出不去了。

    然而,too young too simple!

    也是固定mc之一的演员大山和魏毓的狼队友文宝对跳了女巫的身份,并且扬言第一晚死的人是安九年,是他开出解药救得人。

    这大山才是奇葩,他在警上竞选的时候就起来悍跳了预言家,然后又在安九年的威胁下退水。如今他又跳了个女巫身份,也不知他到底要向着那边玩。

    得,魏毓在这局的命运又成了未知数。

    现在场上两个预言家和两个女巫在对跳,魏毓是这两拨人中的一张焦点牌。正确的玩法是两个女巫不要动,反正真正的女巫手里还有一瓶毒药,他们两个的身份问题自可以让他们到晚上去解决。

    要怎么解决啊?要不是不能说话魏毓都要咆哮了,这两女巫都是假的,你要他们怎么在晚上解决?

    两个辨不清真假的预言家也暂时不能动,所以魏毓成为了一张抗推牌,反正她是一村民嘛,死了不就死了嘛,这是一个屠边局,死一村民算不上什么大事。

    事情怎么就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了呢?这是魏毓没有想到的局面。

    她原本是没有料到女巫会救她,所以她觉得她死了之后的身份就能无限做好,并且脏死一个人。可女巫救她就救她吧,偏偏这个女巫不知道哪个筋不对劲,非要跳个预言家身份来保她。还有就是那个大山,你说你一村民能不能就尽好自己村民的本分,你干嘛非得跳个神呢?

    总之,魏毓就这样在第一局白天被票出去了。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女驸马 热血雄心 逍遥小保镖 幽冥手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