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二十一、破相

    齐澄不肯借衣服,夏盈盈只能跟周围人借,反正她问到哪,徐甄的眼刀就跟着扫到哪,大有一副:“i see you,你看着办”的意思。

    然后就当真没有人敢把衣服借给夏盈盈。

    徐甄火上浇油,把刚才夏盈盈怼她的话全一字不落地还给了对方。

    夏盈盈在多少人目光的逼迫下,把身上仅有的一件打底衫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件内衣。

    “骚货!”徐甄骂了这么一声。

    魏毓大致能明白徐甄这么恼火的原因。这夏盈盈刚把衣服脱下来就引来一阵起哄,不是嘲笑的那种,真是出于赞赏和惊叹。难怪齐澄总说夏盈盈身材好呢,她这身材果真要比她的长相来得好看。

    在比胸大腰细这个方面,估计徐甄还要落于下风。

    夏盈盈熬过了最初的那阵别扭劲后,倒也大大方方地摆正了姿态,周围男生觊觎和女生嫉妒的目光给了她强烈的自信,让她忽视了现在困境带来的羞耻感。

    “还玩吗?”魏毓问道,她是想见好就收了。老实说,她当年在高玩俱乐部玩博彩的压力都没有现在大。

    毕竟钱没了还可以赚回来,这脸面要是丢了,那这一辈子也算完了。

    “玩!干嘛不玩啊。”夏盈盈来了精神,跟磕了药似得,满脸都是兴奋。

    在场的人中只有魏毓从头到尾保持了一张冷漠脸。哦对,还有齐澄,他这个寿星公冷着张死人脸,一点都不喜气。

    第三局游戏火急火燎地开始了,这一局魏毓抽到了一张狼牌,晚上睁眼一看,她的狼同伴都是跟徐甄不友好,或者是对她不友好的人。这些人要是能帮着她游戏胜利才有鬼了。

    为了防止那些人出卖她,魏毓果断起跳了一个预言家踩死了她所有的狼同伴。

    她这局踩人踩得又恨又准,倒是真让几个好人相信了她,也就是因为她不断地煽动和倒钩,这局游戏才磕磕绊绊地赢了下来。

    徐甄彻底把衣服穿上了。

    好巧不巧地,这次夏盈盈又和她站在了对立面,她这次又得脱衣服。

    可她这次真的是没有衣服可以脱了,要是连内衣都脱了,那她就真的赤着身子了。

    魏毓又不受控制地去看齐澄,想看看他会不会出手缓解眼下既尴尬又兴奋的场面。

    可人当做没看见,就晃着手里的酒杯,盯着酒里的冰块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魏毓有点好奇,就伸了头往他杯子里看去。

    “想喝?”齐澄问她。

    魏毓还没说话呢,齐澄自己小声地补充了一句:“想喝也不给你喝。”

    呵呵!又给自己加戏,心里住了drama queen的人怕是他吧!

    夏盈盈咬着下唇看向齐澄,软软糯糯地喊了一声:“齐澄!”

    徐甄脸色都绿了,又是颠倒重复地在骂夏盈盈是狐狸精不要脸。

    “齐澄,怎么办?你得帮帮我。”

    “愿赌服输!”齐澄还是那句话。

    无情无义,这是魏毓对他的评价。

    周围有人说:“你要是不想脱衣服可以先把裤子给脱了。”

    一个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把裤子脱下来,那是比直接打她脸还要更为耻辱的惩罚。

    “算了吧,差不多得了!”魏毓就是劝了一句,当即就收到了徐甄的白眼。

    夏盈盈急得有些想哭了,毕竟还是一个十多岁大的孩子,虽然脑子有时候不好使,又有一些歪主意,可毕竟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

    魏毓把自己的外套扔给她,站起了身,说:“我不玩了!”

    “魏毓!”徐甄大声地叫她,她把魏毓给夏盈盈衣服这个举动,看做是魏毓在打她的脸。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风月鉴 仙侠奇缘之秋饶燃 星星不说话 疯修红尘录 断鸿零雁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