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二十、替补

    徐甄的确是没什么衣服可以脱了,她就这件打底的小背心,一脱就只剩下内衣了。

    周围一群男人正虎视眈眈地瞅着她,齐澄全做没看见,就低头玩着手上的骰子。

    “你怎么还不脱啊,磨磨唧唧地做什么?”偏夏盈盈还要激她。

    徐甄被她这么一刺激,手指就放到了衣摆上。

    魏毓怎么可能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地就只剩下内衣。

    “打住!”魏毓大喊了一声,但喊完之后她就停顿了下来,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或者说有什么办法来解决面前的难题。

    “好歹也是个明星。”魏毓小声地呶喃了一声,不知怎么就被她身后的某个猥琐男听到了。

    “哎哟,魏毓小姐这是看不下去了?要不你帮她脱吧。”

    魏毓一抬头,说话的正是先前调戏她的那位,果然是丑人多作怪。

    魏毓暗自数了数自己的衣服,她的确是要比徐甄多穿了几件,要是脱了一件外套她里面还有一件卫衣,算不上吃亏,可是……

    “算了,别为难人家小姑娘,要不这件衣服我代替徐甄小姐脱吧,你看成么,齐澄!”

    单赢及时地替她解了围,魏毓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这虽然说她脱一件衣服并不损失什么,可她现在不大不小也算一明星了,回头要是传出去她在酒吧和人打赌脱衣服,这免不了就是一场血雨腥风。

    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她身后站着整个玫瑰女孩儿,站着整个嘉禾公司,她在外面的一举一动就代表着他们的门面,她现在行事可要比以往谨慎得多。

    齐澄当然没反对,他也没什么立场反对,他自己的女朋友输了游戏要脱衣服,居然是他哥们来代替的。连魏毓都替他觉得脸面无光。

    “谢谢你啊。”魏毓小声地跟单赢道谢。

    “不客气,应该的。”

    魏毓对她竖起大拇指,说:“你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对方望了她好一会儿,才笑道:“不,我的心地并不好。”

    魏毓就是适当地奉承一下,这人心地好不好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她也知道他们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不过这人眼下的举动的确是帮了她和徐甄,跟人道谢也是应该的。

    “不知道你还有几件衣服可以脱,我估计这徐甄还会一直输。”

    她这话才说完,这徐甄就在半个小时里头连输了两局,反正她在哪个队伍哪个队伍就血崩。别人输了脱掉的衣服还有穿回去的时候,哪像她,输了自己的衣服不算,还把人单赢的衣服给扒了只剩下一件打底。

    这要是再输,总不能让人单赢光膀子吧。

    “我看差不多得了,这时间也不早了。”魏毓劝道。

    徐甄充耳不闻,她在狼人杀桌面上杀红了眼,她就不相信自己今天这运气会一直背下去。更何况夏盈盈的胜率比她要高,又一直当着齐澄和他的这些朋友的面挑衅她,她可咽不下这口气。

    魏毓给韩行川发短信:“大哥,你到哪了?”

    “我从临市往回赶,估计还要两个小时左右。”

    两个小时!魏毓绝望了,这两个小时都够徐甄把自己的衣服给输光两轮了。

    “差不多了,散了吧。”魏毓把目光投向了场中最有话语权的人,只要他说散场,这徐甄也不可能还赖在这里不走。

    “你要是想走你就回去吧。”

    她是这个意思吗?这齐澄的阅读理解是不是有问题?

    “徐甄,你还要玩?”魏毓问她。

    徐甄指着夏盈盈和其它几个女生说:“我要让她们把衣服全给我脱下来。”

    干嘛啊这是?十多岁的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大戾气。

    “你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最佳幸运,闪婚至爱新妻 倾世凤歌:绝宠纨绔妃 追仙传之一笑忘书 女驸马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