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一十九、赌注

    “要玩可以啊,把钱拿出来,玩多少局都行!”魏毓挑衅地看着夏盈盈。

    她知道,在场的大多数人中,普遍的家庭条件都不差,可这一会儿要他们拿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钱来玩一个游戏,基本上也是在为难人家。魏毓就是摆明了不想玩,才跟她们开出那么苛刻的条件来。

    “可以啊,这个价钱我接受!”徐甄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向夏盈盈,

    “你要玩就把钱拿出来,否则就边儿呆着去。”

    夏盈盈也是脑子进了水,被徐甄这么一激,立马就拍着桌子说:“玩,谁不玩谁是小狗!”

    两人说着就齐齐把目光投射到了魏毓身上,魏毓真是没想到女人之间为情争斗会那样的不理智,那是钱啊,那是明晃晃的钱啊,又不是草纸,她们的胆子怎么就敢那样大的。

    夏盈盈她是不知道,这徐甄哪来的钱啊?听徐畏说徐甄她妈在国外欠了一屁股债才把徐甄给送了回来,现在就全靠韩行川在接济,她哪来的这么多钱用来豪赌。

    “挺有意思的,单赢,玩吗?”齐澄也下了场,这场游戏真是愈发混乱了。

    “可以,我随便。”

    魏毓瞟了一眼身旁的人,那眼神里裸地就写着:人傻钱多速来!

    “怎么样,魏毓,玩吗?”齐澄问她。

    “不玩!”魏毓就这样挑明了跟他说,千万别想着把她拖下水,她可不上这个当。

    “你是有毛病吧,刚条件是你提出来的,价钱也是你报的,现下所有人都答应了,你怎么又不玩了,逗我们呢?”夏盈盈烦躁地说道。

    魏毓觉得夏盈盈现在肯定为自己刚才的一时脑热后悔了,正想着怎么找个台阶下来,结果魏毓就上杆子送上门来了。

    “你们游戏的档次太低,和你们玩我怕输钱!”

    魏毓说得可没错,这全是愚民的鱼塘大战可比清一色段位玩家的高端局还要危险,难说一着不慎就要输得当裤子,她才不傻呢。

    “你们玩呗,水平差不多玩起来也有趣,不然我一上场裸点四狼四神还有什么意思?”

    “你那么厉害啊!”单赢问她。

    魏毓得意地摊手,带着副有点无奈的表情,

    “没办法,高段位选手里我不敢说,在普通人里我可是封了神的。”

    单赢呵呵笑,齐澄看了他们这边一眼,问:“那这游戏还玩不玩?”

    “玩!”徐甄果断坚决地说,把夏盈盈到了嘴边的话给硬生生逼了下去。

    “魏毓不玩就算了,咱们重新组个局。不过赌注换一下。”

    “换什么?”有人听说这边有好戏看都围了过来。

    “夏盈盈,你说赌什么?”徐甄目光带刺地直视她。

    夏盈盈迎着她的目光看过来,眼里半点没有退缩之意,

    “随便!”

    “要不玩点刺激的?”有猥琐的人在一旁提议。

    “玩什么刺激的?”

    “谁要是输了就脱衣服呗,输一局脱一件,赢了又穿回来。”

    魏毓一口饮料差点喷出去,急忙抬头寻找这猥琐的提议是出自谁的口,怎奈光线实在太暗,看不清楚。

    “可以!”徐甄先发话了,夏盈盈也紧跟着答应。

    “我的妈!”魏毓低声喊了这么一句,她可不敢让徐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衣服,回头让韩行川知道了还不剥了她的皮。

    “这个不行,不行!”魏毓打着哈哈说:“大家都是德智体美育全面发展的优秀青少年,是祖国的花朵,是初春的朝阳,可不能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我看不如输了的人就来个才艺表演吧,今天是齐澄同学的生日嘛,就当助个兴了。”

    并没有人理会她,甚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邪少的霸道嫡妻 思慕之 夏商野史 神奇宝贝兹伏奇赤 疯修红尘录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