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一十一、节制

    《校园迎新祭》第11集的剧本魏毓是拒绝的。她在很早之前就想过,如果白小禾真的是凶手,且活到了最后,那故事剧情要怎么进行下去。

    自从《校园迎新祭》的故事走到末尾以来,这已经不像是一个恐怖推理故事了,自从洪婧走后,这个故事就开始走向了一个诡异的发展中。这个故事的推理部分被逐渐削弱,变成了丑恶人性的厮杀。

    由戴嘉的剧本可以看出他这个人当真是一个忠实的狼人杀游戏爱好者,整个故事的走向就像是一局狼人杀游戏,而凶手就是隐藏在所有好人当中的那匹狼,她通过自己卓越的设计,把一个个好人冤枉出局,而到了这最后几集的剧情,故事已经发展成了狼人杀游戏里的生推局。没有一个人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别人是凶手,所有人站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就是比谁的演技更为出众,或者谁的团队关系更为牢靠。

    看过11集的剧本后,魏毓也不免陷入沉思:白小禾真的是那个杀人凶手吗?

    从这一集的剧本来看,显然白小禾并不承认她是凶手,或者说她并没有流露出她是凶手的任何一点表现,她和小羽的对峙是那样尖锐,她那么笃定小羽就是凶手,然而呢?

    《校园迎新祭》总共有12集,她魏毓就有12集的剧本,如果小羽真的是凶手在这一集出局,那剩下的最后一集要怎么进行下去。

    魏毓第一次开始埋怨戴嘉的拖泥带水,每次都是拍完一集写一集的剧本,把所有人的胃口就这么吊着,又不肯透露剧情。魏毓曾经问过他白小禾到底是不是凶手,因为这会影响她对于感情和节奏的把握,可是戴嘉说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吧,我还没有想好!”

    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

    《校园迎新祭》第11集应该是整个《校园迎新祭》第一季所有剧集里的,戴嘉剧本的重点一向是放在人物的台词上面,通过人物的台词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在这重中之重的第11集,魏毓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半点不敢马虎。

    按照秦丽华先生跟读《新闻联播》的要求也进行了有一段时间,秦丽华先生觉得她的发音和口音已经没有了太大的问题,开始教她怎样把握说话的节奏和语气。

    首先就是大部分人提出的,魏毓说话死气沉沉这个毛病。和死气沉沉对立的是什么,那肯定是青春活力。秦丽华先生不知从哪里找到那么多的外国译制片和配音动画片,挑出其中那些小公主大小姐千金名媛角色的优秀配音,让她一遍遍跟着练习。

    秦丽华先生的意思是,先学会了模仿,再慢慢发展出自己的特色。

    秦丽华先生很认真也很苛刻,她就仰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让魏毓站在她身边跟着录音一句句练习,稍微有点不对了,就暂停下来让魏毓自己去找毛病,往往三四个小时过去,魏毓也才能顺利读完一场戏的内容。

    这样练习的好处,就是魏毓这段时间说话出现了一口译制音,发笑的时候感觉笑声是从胸腔里发出来,有种空灵的娇俏。她如今说话会下意识地把音调抬高,这样很大程度上让她原本有些暗沉的音色不那么明显。

    今天和她对台词的还是秦臻,秦丽华先生照例在一旁听着。对完一遍台词魏毓就觉得自己要死了,虽然没哭出声来,但是整个人已然是萎靡了下去。

    “这个剧本还蛮折腾人的。”

    这一场戏的人物已经缩减到两个,所以秦臻就专心致志地负责了小羽这个角色。这一场戏对下来,连他也觉得疲倦起来。

    “可不是。”魏毓尤为辛苦,这些台词里有很多是标注了例如”疯狂地怒吼”“歇斯底里的大哭”,把魏毓折腾地够呛。

    “台词差不多是顺下来了,这次开始加入情绪吧。”秦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诡灵期刊 盛情难却,总裁别太污 天域大剑魔 幽冥手记 少帮主的小妻子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