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零四、压票

    草草吃过午餐后,第二局游戏录制开始了。

    魏毓在这一局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狼人牌。她想,既然是试镜,那导演组必然每一局都会给她们安排不同的身份,所以魏毓觉得,这可能是她六局里唯一一次能拿到这张狼人牌。

    她在这场试镜里究竟能发挥出多少的水平,能体现出多大的价值,估计就看这一局了。

    魏毓有了一种押宝的心态。

    这桌子上一起玩游戏的小伙伴,水平普遍都要比《jh!砰砰砰》里的小伙伴们好,魏毓已经不指望能用单纯直接的思维就欺骗到他们,所以这归根结底还是要体现在她的心态和技术上。

    首先,就是摸牌相面。

    魏毓敢担保,在座的人中肯定有大部分人看过《jh!砰砰砰》,毕竟现在网络上有关狼人杀游戏的节目特别少,《jh!砰砰砰》估计是这些节目里面最负盛名的一个,虽然这个盛名不见得就是正面的。

    且他们看牌时的表情,上一局还坦坦荡荡是什么就是什么,这一局已经开始藏着掖着了。估计是知道魏毓能通过微表情就判断一个人的身份,所以这些人看牌时就捂了脸,头发长的女生,直接把头埋到了桌子底下,长头发一遮,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

    魏毓想跟他们说,别啊,可都是干什么呢?怎么她一拿狼人牌就这样?大家互相给个方便嘛,正所谓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在天黑闭眼前,这都不算真正进入到游戏,所以同伴之间还可以进行一些不泄露身份的小交流。

    万蕾问她:“你猜我是什么身份?你不是号称‘最强抿人王’吗?你猜一个我的身份给我看看。”

    魏毓没理她,心想这是把她当成天桥底下算命的了,这事要陈晨宸来还行,她可还没修炼到这个境界。更何况你们一个个都把脸藏了起来,这身份要她怎么抿?

    “抿不出来就直说吧,粉丝随便吹捧一下还真把自己当大神了?神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

    嘿,我这暴脾气!魏毓斜眼乜了她一眼,捏紧衣领上的麦克风凑到她耳边小声说:“我可没有要上神坛!”

    “我原本就是长在神坛上的!”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魏毓睁开眼确定同伴,不是不给她看脸抿身份吗?这抿身份的法子又不止相面一种。

    魏毓没理会其他几个人比着手势争执的指刀,她一个个数着坑位,这狼人杀游戏的座位也是一种讲究,通常不会四神连坐或者四狼连坐。

    魏毓指刀夹杂在7号和9号狼同伴之间的8号,这位置大概率会是一个神位。

    “天亮了,现在开始警长竞选,想要参与警长竞选的玩家请举手。”

    魏毓举起了手,她必然是要起跳预言家的,因为她觉得她第一轮被验的几率很高。落后就要挨打,机会要靠自己创造。

    警上只有三个人竞选,她的狼同伴一个没上。

    魏毓又是表明身份起跳预言家,然后随便发了警下好人一个金水,随便报了几个警徽流。

    她这样做的目的,一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二也是想要炸一炸真预言家的身份。

    和她一同在警上竞选的2号玩家跳了强神防对跳,不过这种说辞魏毓一般不会信,因为暴民跳强神的几率几乎和狼人悍跳差不多,听一听也就算了。

    然后到12号万蕾发言,她也跳预言家身份。魏毓好像都能听到周围人和工作人员的小骚动,大概意思是,怎么这局又是这两位对跳预言家?

    “我是预言家,昨晚验了1号魏毓是狼人,今天全票出她,谁要是跑票,那在我心里就是标狼。”

    魏毓努努嘴,想她这样的发言在专业局里就是自杀,一个预言家,发言的时候居然不报警徽

最佳恶毒女配  恶毒女配日常  
相关:睡仙 错也匆匆,一生如昨 逍遥小保镖 挂逼人生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