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一百零三、聊爆

    他们玩的是狼人杀最常见的板子,四神职四村民四狼人,神职是预女猎白的组合。

    第一局游戏魏毓抓了一张女巫牌,和《jh!砰砰砰》游戏规则不同的是,这里的女巫在第一夜死亡后是可以自救的。晚上睁眼后,法官就直接告诉魏毓,你已经死亡了,是否使用解药?

    她在第一夜就死亡,无非就是两种情况,要么是玩家里有特别会玩的人,能抿出她女巫的身份。要么就是fa那三个成员里面有狼。从魏毓之前看她们摸牌时的挂像判断,这三人里很可能有两人是狼。不然绝不可能第一刀就刀在她身上,分明摸牌时有个人的表情藏都藏不住,相信有眼睛有智商的人都能判断出对方是个神职。

    “天亮了,现在开始警长竞选,想要参与警长竞选的玩家请举手。”

    魏毓大喇喇地抬起了手,警上有5个人参与竞选,其中就有魏毓判定是狼的万蕾同学。

    从小号开始发言,魏毓第一个发言。

    “先跳身份,我是预言家,昨晚验人有惊喜。我先报一下我的警徽流,先5后7。在我死亡的情况下,如果5号7号都是好人,那我就把警徽撕掉,反正好人居多嘛。如果5号7号都是狼人,警徽我就外置位随便飞,反正两匹狼都找了出来,那好人就可以随便玩。如果5号7号之中有一人是狼,那我就把警徽给我验出的那个好人。好的,现在我说一下我昨晚的验人,12号玩家万蕾是吧?是我昨晚验出的一匹狼人,今天全票出她。”

    打魏毓跳了预言家的身份后,她身旁万蕾脸上的笑意就有些藏不住了,大概是觉得女巫不可能在第一轮就把解药撒出去,所以看在她的眼里,魏毓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魏毓扭头看向万蕾:“你爆不爆啊?你现在爆的话就可以把警徽闷掉,我要是你我就爆了。”

    对方没有反应,反而看着魏毓的眼神很是挑衅,通常这种情况下,就是说明这人要准备悍跳了。

    果然一圈发言下来,大家都是认强神或者平民,等轮到万蕾发言时,她果然起跳预言家,同时发了魏毓查杀。

    魏毓差点没笑出声来,想这人一旦蠢起来真是没有办法。你说她昨晚上都把她给杀了,这会儿又发她一个查杀,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难道还能冤枉她狼自杀不成?

    还有一点让魏毓生气的是,这局游戏的预言家又没上警。魏毓就搞不明白了,是不是所有的新人玩狼人杀拿预言家身份时都不喜欢上警啊?

    这要是个低端局,那就注定了好人血崩。魏毓毫不惭愧的说,还好这局有她。

    魏毓3票拿到了警徽,因为有5人上警,所以实际投票的人只有7个,魏毓得了3票,而悍跳预言家的万蕾拿到了2票,另外两人弃票。

    这狼人是不是就差不多找齐了啊?

    法官宣布:“昨夜,是平安夜,请警长选择从警左或者警右顺序发言。”

    万蕾的表情有些震惊和慌乱,好像不能接受魏毓没死这个事实。

    魏毓把万蕾留到了她前面一个发言,她倒是要看看她能掰出些什么来。

    第一轮发言中规中矩,各自站边攻击对方。倒是真预言家6号跳出来踩了魏毓一波,说她才是真的预言家,昨晚验了4号是好人,所以怀疑魏毓的动机,现如今要站边12号万蕾打。

    要不是这会儿不能插话魏毓真想给对方唱征服,你说她和万蕾都是悍跳的预言家,她发了万蕾查杀,万蕾反过来发了她查杀,这不都是半斤八两,她真预言家凭什么就站边12号了?

    到了12号万蕾发言,她站起来对着魏毓就是咣咣一通猛踩,且踩得毫无逻辑,让人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到魏毓最后总结发言和归票,她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接着说:

    

恶毒女配日常  最佳恶毒女配  
相关:断鸿零雁记 星星不说话 末世迷失 EXO之萌厨师的逆袭证 武侠世界 
语言选择